中國住房市場短期下跌不可避免,普通商品住房價格將進入為期2-3年的調整期。昨日,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房地產、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在京發佈2014年《中國住房發展(中期)報告》,揭示上述觀點。儘管整體不會崩盤,但該報告的主編、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認為,一些房價漲幅較高、前期開發量較大的東部二三線城市,“崩盤完全是有可能的。”(7月29日《新京報》)
  局部崩盤論絕非危言聳聽,前兩年在溫州、鄂爾多斯等城市已然發生。分析溫州、鄂爾多斯等已經發生樓市崩盤的城市,都有一個共同點:其microSD自身的經濟結構嚴重傾斜,進而全民都受投機心理蠱惑。2008年經濟刺激政策之後,進一步吹大了泡沫,而同時實體經濟的空心化,其他投資渠道匱乏,暴利的房地產行業將包括民間資本在內的各種資金都吸引而來。最終供遠遠過於求,價格泡沫明顯,市場出現風吹草動、實體經濟不景氣導致無以為繼。
  反觀各個城市,情況大同小異。既然類似問題不少城市都記憶體存在,如果一些城市的情況進一步發展,進而嚴重和惡化到一定程度,崩盤當然完全是有可能的。
  一些城市認為,今天的局面是因為房地產調控過於嚴厲,才讓樓市滯銷。也正是因此,威剛記憶體不少人希望房地產調控放鬆以救市,否則鄂爾多斯的今天,就是不少城市的明天。類似看法實在是有趣,完全是本末倒置。黑白顛倒,只會鼓噪出更大的泡沫,到時鄂爾多斯的悲劇只會在更多城市身上應驗。房地產利益集團和地方政府當然不希望房地產調控更加嚴厲,但是短視的放鬆政策無法擠出房地產行業的泡沫,最終繼續發酵的話,危機將比今天嚴重一百倍。
  反思鄂爾多斯和溫州的悲劇,我們會發現,這兩座城市及居民所涉房地產和民間借貸之深。一些房地產泡沫嚴重的城市,同樣存在高杠桿的問題。如果泡沫破裂,整SD記憶卡個資金鏈條上的所有群體都不會有好日子過,對政府而言無異於一顆定時炸彈,將嚴重影響社會穩定。這樣的惡果顯然是很可怕的。正是因此,在今天情況還可控的形勢下,應該逐步為樓市降低風險。
  近來,各地放鬆限購蔚為壯觀,幾乎是大勢所趨。但本人一直認為,不合理的限購、影響剛需的限購確實應該取消,但完全取消限購是不合適的。決策層應該明確傳達信號——房地產暴利時代結束,進入平穩發展時期,作為眾多重要產業的一種,房地產行業和地方政府都應該有一個理性的預期。只有房地產行業和地方政府都清楚認識,特別是承認和習慣這一點之後,他們才會考慮別的發展路徑,倚重房地產泡沫經濟的思維才會根本性改變,經濟轉型、結構調整、促進就業才有希望。
  不否認,堅持調控會有一定的陣痛,但也只有不再諱疾忌醫,才可能獲得新生,反之頑疾難除泡沫繼續發酵。目前,市場自身的作用顯現,難得呈現好的趨勢,合理的調控之手能否堅持下來,不僅關係房子賣得好不好,更涉及中國經濟的長治久安。只有下決心擠掉泡沫,慢慢去風險,讓房地產回歸健康發展,才不至於導致未來更多城市頃刻間崩盤的危險。這考驗決策層的決心和魄力。
  文/張燕  (原標題:樓市局部崩盤論不是危言聳聽)
創作者介紹

三文魚

qk64qkjk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